人民幣匯率預期逆轉:企業結匯意愿大幅回落 海外長期資本為何逆勢加倉

  “漲得快,跌得更快!币晃蝗A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

  截至6月21日19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4674附近,較5月底創下的年內高點6.3573,跌去約1100個基點。尤其是在美聯儲釋放鷹派信號觸發美元指數大幅漲至92.11后,過去三個交易日人民幣匯率累計跌幅超過800個基點。

  “這徹底改變了外匯市場的交易預期,如今眾多對沖基金都在押注人民幣匯率繼續下跌!彼赋。

  記者多方了解到,隨著人民幣匯率持續回落,企業結匯意愿明顯回落。

  “本周以來,我們經手的外貿企業結匯率較5月份下滑約4-5個百分點!币晃还煞葜沏y行對公業務部門主管告訴記者,越來越多外貿企業開始暫緩結匯操作,等待人民幣匯率進一步下跌再行動。究其原因,他們預計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將令美元指數繼續反彈,延后結匯反而有望獲得更高的匯兌收益。

  與企業和對沖基金紛紛押注匯率持續回落形成鮮明反差的是,海外長期投資機構則繼續逆勢增持人民幣資產。

  一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則向記者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回落反而緩解了他們匯率對沖操作壓力,加之中美利差重新回升,令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隨之上升。

  “更重要的是,隨著美聯儲釋放鷹派信號令市場預期美股等風險資產劇烈波動,人民幣債券的避險屬性得到持續增強,這也是眾多機構無視人民幣匯率回落,持續加倉人民幣資產的根本原因之一!彼麖娬{說。

  企業結售匯“一起一落”

  “本周以來外貿企業結匯情緒,與5月份可謂大相徑庭!鄙鲜龉煞葜沏y行對公業務部門主管向記者表示。

  數據顯示,受到5月人民幣快速升值預期升溫影響,企業結匯率達到67%,較4月份的61%提升6個百分點,與此同時,5月銀行代客結售匯順差達到216.5億美元,一改4月的逆差狀況,5月銀行代客遠期凈結匯簽約額也達到年內新高226.5億美元。

  “然而,這些景象在6月份出現180度大轉變!彼赋。隨著央行加碼穩預期措施,以及美聯儲釋放鷹派信號令美元指數大幅反彈,如今企業結匯操作力度日益減弱。

  具體而言,一是部分外貿企業的6月以來結匯金額較5月驟降約30%,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外匯存款大幅增加;二是越來越多外貿企業調低了遠期結匯掉期交易執行價格區間。

  與此同時,企業購匯率則較5月份的66%還略有上升。究其原因,一是企業普遍存在年中付款采購進口商品的習慣,二是近期不少海外上市企業正積極購匯以兌付利潤分紅與股息。

  在這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門主管看來,企業結售匯率的一起一落,反映此前押注人民幣匯率快速升值的羊群效應已徹底退潮。

  “原先很多海外投機資本沖著5月國內企業結匯意愿升溫,打算押注人民幣快速升值獲利,如今他們看到企業結匯意愿大幅回落,也開始紛紛離場!币晃幌愀坫y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指出。其結果是本周以來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多數交易時間低于在岸人民幣匯率,表明海外資本不再看漲人民幣匯率。

  一位江浙地區家電制造型外貿企業財務總監向記者透露,人民幣匯率回落也讓自己松了一口氣。年初他們買入執行價格在6.45-6.65之間的遠期外匯掉期交易“鎖匯”,隨著5月人民幣匯率一度上漲突破6.40,她每天都擔心外匯套保端“浮虧”可能會被老板問責,如今匯率回落反而令她借機會向老板解讀外匯套保的好處——企業無需擔心匯率劇烈波動所帶來的外貿利潤大起大落。

  “目前業務部門非常開心,因為人民幣匯率下跌令他們可以報出更具競爭力的商品出口價格,吸引海外買家將更多訂單轉移到中國!彼赋。

  逆勢加倉基于三個考慮

  盡管當前人民幣匯率較5月底下跌約1100個基點,卻無礙海外長期投資機構持續加倉人民幣資產。

  “6月以來每天仍能看到海外長期投資機構通過債券通加倉人民幣債券!鄙鲜鱿愀坫y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透露。

  在他看來,海外長期投資機構之所以無視匯率下跌而繼續青睞人民幣資產,主要基于三大因素考量,一是美聯儲鷹派信號可能導致美股等風險資產劇烈波動,迫使這些機構必須將更多資金投向避險屬性較高的人民幣資產;二是本周以來10年美債收益率一度意外跌破1.4%,令中美利差重新擴大至168個基點,提振了人民幣國債的吸引力;三是他們認為人民幣匯率已回落至均衡合理區間附近,令他們減少了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相應增厚了人民幣資產配置收益。

  部分海外投資機構測算發現,4月份美元指數觸及92上方時,人民幣匯率約在6.48-6.5之間,如今美元指數重回92上方,人民幣匯率則在6.47附近,由此表明人民幣匯率已回吐了此前快速升值的估值虛高成分,正進入均衡合理估值區間,令他們無需加大匯率風險對沖操作成本以對沖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風險。

  前述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坦言,本周以來海外長期投資機構無視匯率下跌而持續青睞人民幣資產的另一個原因,是黃金價格持續下跌令避險屬性驟降,令眾多海外投資機構更加青睞人民幣債券的避險功能可靠性。

  “起初我們還擔心美聯儲鷹派信號會觸發資本從人民幣資產回流美債資產,現在看起來這個判斷是錯誤的。因為美聯儲鷹派信號所帶來的全球金融市場劇烈波動風險,正促使全球長期投資機構加快買入人民幣資產避險的步伐!彼赋。

不一样的视频免费观看